走近千唐志斋
杨 欣
来源:墓志铭碑文网http://www.chinamzm.com
  在九朝古都洛阳以西45公里处,有一个风光旖旎、山明水秀的地方——铁门镇。这里西扼崤岭,东控函谷,已有千年历史,被章太炎誉为“当关洛孔道”。这里青龙、凤凰两山对峙,素有洛阳西大门之称。我国唯一的墓志铭博物馆——千唐志斋,便位于此镇的西北隅。
  今夏,受千唐志斋博物馆馆长盛情邀请,我有幸到此品读历史。由于路途遥远,随着汽车的微微颠簸,我开始昏昏欲睡。不知睡了多久,听见车上有人喊道“到了”。透过车窗,一座古朴的大庭院掩映在青翠之中。
  走进朱红色的大门,立即被一种浓厚的文化气息所感染。园中十分幽静雅致,许是怕破坏了这份宁静,来人都自觉地放低了说话声音,放慢脚步跟随园中工作人员,听着她缓缓道来关于千唐志斋的一切。
 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,张钫先生隐居铁门,营园林广及百亩,蔚为壮观。康有为游陕过豫,被张钫邀至园中,谈书论画,赋诗抒怀,题名“蛰庐”。我国近代著名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曾为其题额“千唐志斋”,并于尾部附有短跋:“新安张伯英,得唐人墓志千片,因以名斋,属章炳麟书之。”故名“千唐志斋”。
  千唐志斋是张钫(字伯英)先生所建园林“蛰庐”的一部分,包括一条长廊,三个天井、十五孔窑洞,全部建筑的内外墙壁上镶满了历代墓志铭和书法绘画石刻。
  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座爬满爬山虎的石屋,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这座石屋是张钫先生接待好友的地方。走近这座与竹林相对的百年石屋,正面的八个大字“谁非过客,花是主人。”轻轻一诵,冷峻而凄凉,过客与花朵,嗖嗖剑气与淡淡芬芳,在心中一掠而过。
  走进石屋,屋内一张已经褪色的方桌上摆着一沓宣纸,旁边放着笔墨。我忍不住拿起来想写几个字,可是刚刚提笔,想到自己此举只会糟蹋了这桌上的宣纸,便羞愧地放下了。跟随其他游人走出石屋,来到镶满墓志铭的窑洞前。若不是工作人员讲解,我几乎看不懂这满墙的文字,忽觉自己文化知识有多么匮乏。我边用笔记,边用相机拍下这些历史瑰宝。
  墓志是记载死者世系爵里,生平事迹,配偶子嗣,卒葬时地以及追悼赞颂死者之辞的一种方形石版,因随葬墓穴中,所以叫墓志铭。一个人漫长而辉煌的一生,一个人姜冷而平庸的一生,都被浓缩成一块透明的胶片,展示在这里。墓志之作,始于东汉晚年,盛于北魏隋唐。北魏拓跋氏入主中原,孝文帝下诏死不得还,就地安葬,是促成墓志之作的主要原因。及至唐代,流行一时,其后世袭代衍。
  千唐志斋所藏志石大多为洛阳北邙所出。洛阳为九朝古都,自周以降,历代达官贵人,富户巨贾,视城北邙山为风水宝地,无论死在何方,大多嘱其后人还葬北邙,故有“生于苏杭,葬在北邙”之说,以致“北邙墓冢高嵯峨”,几至“无卧牛之地”。
  古人厚葬,诱致盗墓之风盛行,北邙上下,自帝王将相及名门望族,其墓地历遭浩劫,十室九空,多不能幸免。清末修陇海铁路,取线邙山脚下,又挖掉一些坟墓,加上陵谷变迁,水土改易,凡开掘墓葬,殉葬品都被洗劫一空,而沉重的志石却流散,弃置于民间田舍,多做洗衣捶布、井沿踏脚和修筑石料之用。张钫先生虽为军人,却对金石书画有特殊爱好,三十年代初他任国民革命军二十路军总指挥,兼任河南民政厅长时,留意于此,委托洛阳碑帖商郭玉堂先生,广泛搜求墓志石刻,运回故里铁门,在蛰庐西隅,辟地建斋,镶嵌保存。未及镶嵌的志石,全部捐送西安碑林。张钫与于右任曾同领陕西靖国军,私谊笃厚,据说张收集志石时曾与于氏有约,唐志归张,北魏志皆归于右任,于氏将所得三百方北魏志石藏之三原,后亦送碑林陈列。
  千唐志斋所藏唐志,自武德、贞观起,经盛中晚唐,历代年号,无不尽备。志主身份纷繁驳杂,既有上自位极人臣的相国太尉,封疆列土的皇亲贵戚,雄震一方的大吏太守,下迄官职卑微的尉丞参曹,也有浪迹山林的处士墨客,昧道参禅的真观洞主,以及被深锁内宫,一生凄凉,死而不知姓名、籍贯的宫女。这些人物的人生际迂,显示了唐三百年文治武功及社会百态,堪可证史、纠史、补史。千唐志斋实际上是一部石刻唐书,或可视作唐人档案馆,其对于唐史研究之价值,弥足珍贵。
  唐人书法取士,凡士子书法皆楚楚可观。墓志之作,意在传世,所以多仰名家撰述和书写,其文体、书法艺术方面的价值极为珍贵。在这里,书法篆隶行楷,般般具备,诸家风格,应有尽有,或端庄典丽、块块晶莹,或遒劲隽秀,无不显露书艺之美。斋内所藏多种碑碣、书联、条幅、中堂等石刻,无一不是一代名流的毫端真迹。在这里,有宋代书苑大家米芾的楹联,有“遂以书名天下”的元代赵孟頫的“达鲁花赤珊竹公神道碑”,还有明代董其昌的横批,明、清之际“神笔王铎”的中堂,还保存有王纯谦的“指画”兰草。在这里,我最喜郑燮的竹子,栩栩如生,风阴雨晴四个环境下的情态被竹叶表现的淋漓尽致。值得一提的是张钫之父张子温墓志,该志由章炳麟撰文,志文古朴典雅,简练得体于右任丹书,为于氏传世书法之上品另有书法篆刻大家吴昌硕篆书墓志盖,笔意高古,气势夺人它集近代文章、书法、篆刻三大名家手迹于一体,被人们称为近代三绝。
  流连在满壁志石的天井窑室里,犹如置身光彩夺目的艺术至境。手指轻触那冰冷而无言的志石时,心中蓦然一惊,仿佛真切地触到了唐人跳动的脉搏。审视这颗玲珑剔透的琥珀,恍惚耳闻目睹大唐厮杀拼斗的刀光剑影和笙歌弦舞的靡乱浮华。
  渐近黄昏,在不舍与感慨中从历史的幽径中走出,漫步在幽篁疏影、鸟语花香的碎石路上时,有种入禅境的感觉。如有机会,我想自己定会再来。
来源:墓志铭碑文网http://www.chinamzm.com
 
 
 
 信息评论:
评 论 人:
 温馨提示:
温馨提示:本网站创作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和中国古代、现代碑铭研究同盟会所有。欢迎各界朋友发表评论,百家争鸣、互致学论,共同提高。
评论主题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