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老学者批余秋雨不懂平仄碑文一塌糊涂
2009年12月25日07:49现代快报李谷 应嘉轩

南京学者沙元伟
来源:墓志铭碑文网http://www.chinamzm.com
     12月3日,余秋雨为南京钟山风景区题写的一篇三百多字的碑文在梅花谷揭幕。随后,南京本地多个网络论坛上都出现了声讨这篇碑文的帖子。网友们指责这篇碑文文理不通,文白相杂,空洞乏味,非骈非散,牛头马尾,上下脱节……余秋雨更是因这篇碑文登上了“华语世界文盲榜”的宝座。江苏省中青年诗社首任社长、南京学者沙元伟老先生在看了余秋雨的碑文后,觉得余教授的古文水平极差,为了批驳其败笔碑文,他花了两天时间专门撰写了一篇近500字的《钟山碑文》,叫板余秋雨!昨日,沙元伟先生把自己写的碑文送到了快报,并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。
沙元伟,1944年生,江苏南通人,他青少年时代诗风豪放雄浑,激昂慷慨。中年以后改搞学术研究,在社科院学刊和大学学报上发表了大量的各学科论文、诗词论文等。曾荣获中国作协诗词创作一等奖和诗词评论一等奖。他是中华诗词学会发起人之一,并曾任省中青年诗社首任社长。
第1枪:
先批余秋雨碑文
不懂平仄,没有文采,简直一塌糊涂
      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,沙元伟老先生表示余秋雨的碑文可以用“一塌糊涂”来概括。不仅没有注重平仄的格律、对仗和词义,更没有写出钟山的特征和所谓的“钟山之魂”,通篇毫无特色,没有文采。
没有格律,不懂对仗
      沙元伟首先对余秋雨所撰写的碑文格律“开炮”:“这篇《钟山碑文》的格律应该是中下水平。第一段‘华夏大地,美景无数,却有寥寥几处,深嵌历史而风光惊人。其中之一,在钟山之麓。此地山雄水碧,古迹连绵,徜徉其间,步步皆是六朝熏风,南唐遗韵;隐隐可见大明王气,伟人身影。’这里的排比当是余秋雨得意之作,却恰恰暴露了余秋雨对诗词格律和诗词炼词炼字艺术的无知。排比是诗词的同类,讲究平仄和词性的对仗。‘步步皆是六朝熏风,南唐遗韵’是仄仄平仄仄平平平平平平仄。‘隐隐可见大明王气,伟人身影’是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。‘步步’是名词,‘隐隐’是形容词,所以从平仄到词性都完全不对仗。”
没有逻辑,不通文理
      沙元伟认为,如果说不守格律是余秋雨碑文的一大败笔,那么缺乏文采也是这篇碑文的一大弊   病。
      沙先生告诉记者:“他所写的‘南唐遗韵’和‘伟人身影’仅从词义上来讲就无对仗可言,更别提平仄和词性对仗了。‘重重悲欢归于枫叶,滔滔故事凝于静穆。’这组排比平仄和词性当然也不对仗,但更严重的是文理不通,晦涩懵懂。而‘每当清秋时节,重重悲欢归于枫叶,滔滔故事凝于静穆。山岚夕阳,明月林禽,真可谓中国文化之最高诗境也。’这段也是文采极差。‘悲欢’和‘枫叶’之间无内在逻辑关联,‘故事’和‘静穆’之间也无内在逻辑关联。而‘枫叶’和‘静穆’,无论从词义、平仄、词性都毫不对仗。另用‘滔滔’来形容‘故事’,也有些不恰当。这些当属烂句。‘山岚夕阳,明月林禽’如改为‘夕阳林禽,晓月山岚’对仗就很工整,且有文采。”
自吹自擂,过于抽象
      此外,沙元伟还表示:“余秋雨撰写的碑文第一段中‘真可谓中国文化之最高诗境也’和第二段中‘一时气象万千’与‘经典再现’,都是抽象概念,而文学作品应多用形象思维。王维的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’与‘水流天地外,山色有无中’,都是王维在平常的自然景色中发现了所蕴藏的‘气象万千’、‘经典再现’、‘最高诗境’的巨大美学价值,并形象地描绘了出来,这两句诗中有画、画中有诗。余秋雨未能在钟山发现钟山之魂的巨大的美学价值,只能浅薄平庸地写成表面文章。再自吹自擂空喊‘气象万千’、‘经典再现’也无济于事。而最自我标榜的是在第二段末尾自称此碑文是‘烟霞满纸’等于自夸是字字珠玑。而第二段中的‘如画卷新展,岭苑初洗’尚有文采。可供欣赏或消遣。通观全文,当在中下水平。”
第2枪:
再批余秋雨人品
他不会写,总会鉴赏吧
      沙元伟不仅把余秋雨的《钟山碑文》一顿狠批,更质疑起余秋雨当初是如何“成名”的:“余秋雨的名气很大,可是写作水平好像很一般。如果说一个人的写作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会下降,可是一个人的欣赏能力应该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。他自己写的作品,写的碑文,他自己怎么不再回头去好好看一下,不好好‘鉴赏’一下呢?以前就听别人说过,余秋雨会抄袭别人的文章,所以我都怀疑他有今天的成就其中真实性占了多少。”此外,沙元伟更表示,人品和文品是一致的,余秋雨的文品如此,人品也就可想而知。
      余秋雨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写《钟山碑文》是他一个心意的表达,把一直以来的一些想法诉诸笔墨。虽然对余秋雨的人品和作品都提出了质疑,但是沙元伟仍表示相信余秋雨此番作品是用了心的:“虽然他的作品水平有限,但我觉得他应该也是用了心来写这篇碑文的。”而对于自己缘何动手写了另一个版本的《钟山碑文》,沙元伟坦言这也是自己作为一个南京学者的心愿:“我自己本身是南京人,理所应当该写写南京。就算余秋雨不写,我也会写的。只能说,余秋雨给我提供了一个时机吧。”
第3枪:
批余之后再批于丹
她让南京人产生错误历史观
      前几天,与余秋雨同样登上“华语世界文盲榜”的还有著名学者于丹。沙元伟向记者透露,其实他也很想批一下于丹教授。
于丹曾说:“在南京谈读书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。南京积淀了太多的历史、悲情……”沙元伟对于这段话发表了自己的看法:谈读书本来很平常,但于丹偏讲在南京谈读书“很奢侈”。不仅是“奢侈”用词不当,而且是于丹有意误导听她的讲座“很奢侈”。南京和全国其它城市其实完全相同,并不存在谁的历史多谁的历史少的问题。于丹不应该误导南京人民产生错误的历史优越感。“历史、悲情和感动”三个词中,悲情从属于感动,应该删去其中一个词。在人类发展史中,积淀的不只是悲情,还有更多的喜情。而且喜情占主流,悲情占次流。如果像于丹片面强调“积淀了太多的历史悲情”,就意味着生活不幸福,社会不发展,历史不前进。这简直是对南京历史的污蔑。
声音
网友:大师文章怎么这么烂?
      网友“文谭居士”:我认为余秋雨的《钟山碑文》有五大硬伤:“第一,首句‘却’字用得让人不知所云。第二,风光能否用‘惊人’形容?第三,‘打点江山’是否恰当?第四,‘宏图’能否用‘启动’一词?第五,‘呼集物种’中的动词‘呼集’前所未闻。”
网友“小生”:“此碑文立意浅薄,无深思,无精义,有此碑文不如无。”
网友“小小”:既然号称大师,又是受命作文,怎能写这么烂的文章。
网友“梳子”:文理不通,文白相杂,空洞乏味,非骈非散,牛头马尾,上下脱节,令人作呕。
做法
口水太多,余教授关博大吉
      前天,学者余秋雨突然关闭点击量逾2000万的个人博客。虽然当事方未就此事具体解释,但明眼网友给出答案——余秋雨由于写了《钟山碑文》,博客上的“口水”越来越多,余秋雨是忍无可忍,才离开“伤心地”。
      缘何突然关闭悉心管理多年的博客?余秋雨的助理金克林称“骂声太多,我们早就想关了!”
来源:墓志铭碑文网http://www.chinamzm.com
 
 
 
 信息评论:
评 论 人:
 温馨提示:
温馨提示:本网站创作的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和中国古代、现代碑铭研究同盟会所有。欢迎各界朋友发表评论,百家争鸣、互致学论,共同提高。
评论主题: